牛宝体育

北京通讯女性高潮研讨会:在羞于谈性的中国打破禁忌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21-11-03 18:56
北京——不久前的一个下午,在北京一间灯光柔和、装饰着毛绒地毯和青绿色气球的房间里,三十来个陌生人聚到一起,讨论一个在中国相当程度上仍属禁忌的话题:如何让女性获得性满足。 在纽约或旧金山,这样的工作坊再正常不过。 但在中国,公开谈论性基本不存在。性教育在中国的课堂上往往一带而过,只限于生物课上一两节“青春期生理卫生”。家长也一般会避免与子女谈论这一话题。 许多中国的年轻人说,了解性的机会只剩下和朋友聊天或看色情片,因此工作坊的参与者会觉得自己处在一个不寻常的环境里。 入口处立着一幅泡泡糖粉色告示牌,上面印着一行中文标语:“在这里,你将完成性敢的蜕变!” 在城市日常的喧闹之中,这个房间仿若一片宁静的绿洲,里面供应抹茶味点心,还有精心布置的粉色性玩具和紫色震动棒展示。 “还是很难有机会接触到性教育,”22岁的大学毕业生张潇潇(音)说。 “我之前也一直好奇为什么小电影跟自己的实际经历很不一样,”张潇潇在工作坊结束后说,她的男友、25岁的金融从业者薛磊(音)赞同地点了点头。“现在肯定是更了解了。” 活动组织者是女性愉悦社区(Yummy)创始人赵静,这是一家售卖成人玩具,提供线上线下性教育课程和工作坊的中国公司。 赵静平常使用“三木”这个名字(她的英文名Sam的音译),在针对女性性感带进行的三小时深入讨论中,她引导参与者了解了色情性行为与实际性行为的区别,当然也谈及女性达到高潮的最佳体位。 大约30人在北京参加女性愉悦社区的一个工作坊,其中包括软件工程师、银行从业人员、大学生和市场营销人士。 Yummy 一名身着豹纹夹克的女性称,她有时会不好意思在性爱中采取主动,便问大家怎样才能变得勇敢些。 “别多想,就去试啊!”另一桌一个戴棒球帽的男子大声说道。众人发出了阵阵笑声。 活动属于女性愉悦社区组织的系列工作坊,旨在创造赵静所称的“愉悦社区”,即各个年龄、不同性向的中国人了解性的一个安全而积极的空间,尤其是从女性视角出发。同时还借机推广女性愉悦社区的在线课程。 参与者包括软件工程师、银行从业人员、大学生和市场营销人士。其中大部分是女性,也有少数男性,他们都渴望获得关于如何取悦伴侣的建议。 “我希望人们在谈性的时候可以很自信、很快乐地去探讨,”工作坊开始前,36岁的赵静在咖啡馆接受采访时说。“因为只有在你知道这个东西是让你愉悦的,你才会想尝试。” 她也强调了工作坊如何有助于弥补性教育的欠缺。“因为根本没有性教育。大家就是自己用身体以身试法,”她说。 中国的女性主义者一直在鼓励女性从政府那里重新夺回对自己身体的控制权,政府曾强制实施严格的“独生子女”政策达三十多年,却在面对人口迅速老龄化之时于2015年开始扭转进程。 “说白了,生娃不只是家庭自己的事,也是国家大事”,官方报纸《人民日报》去年发表社论说。 研究显示,中国年轻人性传播疾病和避孕知识的缺乏达到了惊人的程度。 根据联合国人口基金会(United Nations Population Fund)2015年一项研究,半数有过性经历的中国青少年称,他们在首次性交时未使用避孕措施。官方统计显示,2017年中国900万堕胎的女性中近半数年龄在25岁以下。另据一项官方研究,2011年至2015年,15至24岁的学生新感染艾滋病毒(HIV)的案例每年增幅超过三分之一。 研讨会上展示的性玩具。 Amy Qin/The New York Times 赵静下定决心要帮年轻人变得更明智,与身体创建更紧密的联系。 赵静生长在中国南方省份湖南的一个小镇,她认为自己是酷儿(queer),说十几岁时发现这一点后,她开始对了解身体产生兴趣。 2012年,赵静前往美国,在纽约大学(New York University)学习了两年的互动传播科技硕士课程。在为日后成立女性愉悦社区奠定基础的她的毕业项目中,她采访了著名性教育学家贝蒂·多德森(Betty Dodson) (“自慰教母”)和MakeLoveNotPorn网站的创始人辛迪·盖洛普(Cindy Gallop)。 2015年,赵静回中国不久后开办了女性愉悦社区,其应用内有一个在线商店,售卖女用内衣和震动棒、手铐等专为女性设计的性玩具。 自3月以来,女性愉悦社区还在中国各个城市举办了六个女性高潮工作坊。这些工作坊时值这里女性主义的一个困难期。近年来,随着习近平领导下的共产党加强对公民社会的控制,包括女性主义运动在内的各类运动的空间已急剧缩减。 虽然未涉及政治,女性愉悦社区和赵静也还是遭遇了中国的审查。赵静估计,女性愉悦社区25%的在线文章会被审查者删除,他们对直接关涉性的内容尤为敏感。近来,控制“肯定是越来越严”,她说。 但近期的北京工作坊当中没有审查——只有一个彼此信任的群体。虽然大部分参与者互不认识,但都敞开心扉地说出了自己的焦虑和担忧。 一名身穿明黄色连帽衫的男子讲述了过去几年来,因为持续面临的压力,他每年和伴侣只有一次性生活。 一名留着利落短发、年龄较长的女性述说了自己在婚姻中重燃性爱火花的苦苦挣扎。“我就想重新唤起这种性致,”她说。 在整个工作坊过程中,赵静是见多识广的老师,也是给人以宽慰的治疗师,她既给学员提供建议,也使他们确信,他们的担忧不止他们才有。其他参与者也纷纷主动支招。 最后,赵静邀请参与者上台,向他们每个人颁发了标志着完成“性蜕变”的证书。随后,众人拎着装满避孕套和润滑剂的礼品袋各自散去,消失在了北京的夜色里。